衡陽新聞網
滾動新聞

奮鬥百年路 啓航新徵程| 70年來,他們這樣喚醒沉睡的“聚寶盆”——來自柴達木的一份創業報告

2021-03-02 18:57:19  來源:新華社  
分享到:
 

“南崑崙,北祁連,八百里瀚海無人煙。”

地處青藏高原北部的柴達木盆地,一方面是遍佈荒灘、戈壁的無人荒原,一方面又因鹽湖藴寶、山川藏珍而被稱為沉睡的“聚寶盆”。

從20世紀50年代起,無論是在戈壁中築養青藏通道,還是在鹼土裏開發片片鹽田,一代代奮鬥者70年來用雙手喚醒沉睡千年的柴達木,譜寫出一段開天闢地的創業傳奇,讓蒼茫的荒原變為發展的熱土。

鹽湖集團鉀肥生產廠區。(無人機照片,新華社記者王豔2月25日攝)

蒼涼戈壁裏的鐵皮房,見證他們的堅強

青海省公路局格爾木公路總段的段史館裏,擺放着一些鐵杴、鋼釺、鎬頭等工具,它們大都已殘缺不全,有的鐵杴甚至被磨損到只有正常鐵杴長度的三分之一。

20世紀50年代,第一代青藏公路的築路工人們就是使用這些工具,穿越柴達木盆地,打通了祖國內地與西藏相連的交通大動脈,柴達木盆地裏最大城市——格爾木也因此誕生。

修路就要養路,天南海北的年輕人匯聚到青藏公路沿線,將自己的生命與這條大動脈緊密相連。

81歲的吳戰瑞,青春記憶都留在了這裏。

1964年,剛滿22歲的武威小夥吳戰瑞和150多個甘肅老鄉,途經格爾木,上到海拔4400多米的五道梁,一待就是15年。

“當時,聽從黨中央號召支援西藏,養護青藏公路,能來的人都很光榮。”吳戰瑞對那段歲月記憶猶新。

俗話説“到了五道梁,哭爹又喊娘”,這裏地處青藏高原腹地,是真正的苦寒之地: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,年平均氣温低於零攝氏度,空氣中含氧量僅為內地的60%。

“剛去的時候,大家只能住在鐵皮搭的簡易板房裏,房子走風漏氣,夏熱冬涼。”吳戰瑞説,“鐵皮房就像是我們的‘前線戰壕’,扎到哪,我們就幹到哪!”

1978年鹽湖技術人員在對鹽湖資源進行勘探。(資料照片)

74歲的鹽湖集團退休職工王西臣1981年從部隊轉業,來到了柴達木盆地的察爾汗鹽湖。

這裏是中國最大的鹽湖,自20世紀50年代勘探開發至今,已是中國主要的礦業基地之一。

“12頂鐵皮房,10台挖掘機,10多輛翻斗車,當時我們就在察爾汗修鹽田。”帶着部隊的紮實作風,王西臣和同事們天天套着水褲泡在滷水裏。

“為祖國的農業發展,大家爭着幹。我是共產黨員,更不能鬆勁。”在鹽湖博物館裏,王西臣指着鐵皮房的照片説,“‘堡壘’都修好了,再頑強的敵人也都要消滅!”

從鐵皮房開始,老一輩柴達木人在“風吹石頭跑,氧氣吃不飽”的戈壁灘上艱苦創業,用雙手開闢出一個蓄勢待發的新天地。

1979年察爾汗鉀肥廠生產場景。(資料照片)

不毛之地中的綠卡車,閃耀他們的奉獻

察爾汗鹽湖旁的鹽湖博物館裏,珍藏着幾張老照片:低矮的平房邊上停着幾輛深綠色卡車,人們正在從卡車上取物資,每個人臉上都掛着笑。

“見到綠卡車來了,就説明晚上有新鮮蔬菜吃了。”58歲的鹽湖集團退休幹部劉傳榮笑着説。

他是一位“鹽二代”,父親劉宗元是第一批來鹽湖開荒採礦的工人,從小就在鹽湖長大的劉傳榮見證了礦區的變化。

1986年,青海鉀肥廠一期工程全面開工建設。“之前礦區的鉀肥年產量也就幾萬噸,一期一建成就是年產量20萬噸,為了一期早日建成,大家都鉚足勁幹,黨員甚至帶頭住在廠房裏。”劉傳榮説。

高強度的工作中,綠卡車帶來的新鮮蔬菜是不少同事的念想。

“綠卡車不僅是送來了蔬菜,更像是給我們送來了加油鼓勁的‘精神彈藥’,每次看見它,我們就想等一期建好有了效益,就能每天吃新鮮蔬菜了。”劉傳榮説。

初冬時節,察爾汗鹽湖風光旖旎,景色如畫。(無人機照片,新華社記者張龍2020年11月27日攝)

1989年5月,鉀肥廠一期工程提前一年建成轉入試車、試生產,鹽湖鉀肥的產量跨上了新的台階,也拉開了鹽湖資源綜合開發利用的序幕。

“從那年開始,我們鹽湖礦區的條件也變得越來越好。”劉傳榮笑着説。

對於養路工人郭長青來説,綠卡車則給自己帶來了精神食糧。

20世紀80年代初,郭長青接過父親手中的洋鎬,來到戈壁深處的冷湖公路段。

“身體不適可以忍耐,精神寂寞才是最大的敵人。”如果來了一輛卡車,只要車停下來休息,郭長青就會好吃好喝地招待司機,只希望他能多待一會兒聊聊天。

20世紀80年代中葉,青藏公路全部鋪成了黑色路面,來來往往的車越來越多。

路好了車多了,郭長青的精神也充實了:“我們養護的路上,車能走得平穩,我們的工作就有價值。”

從駝隊到卡車,從人力到機械,一代代柴達木人前赴後繼,他們懷揣着簡單而又偉大的理想,在戈壁灘上接力書寫着無私奉獻的傳奇。

穿越柴達木盆地的國道G109線。(無人機照片,新華社記者王豔2月25日攝)

創新在他們手中,擘畫柴達木的未來

冬日的太陽照在一望無際的鹽鹼地,耀眼而明媚。

鹽湖集團研發中心工程師張娟戴着一頂大大的太陽帽,蹲在乾冷的地表採樣點前記錄數據。沒幾分鐘,寒風已將她的手指凍得通紅。

張娟(左)在鹽鹼地中的採樣點採樣。(受訪者提供)

“這是在幹啥?”

“採集土壤樣本。”

“幹啥用?”

“分析做評估。”

簡短問答間,這位33歲的女工程師站起身來,咧嘴一笑,指指採樣儀器上的顯示屏説:“我的主要工作就是湖區資源的動態監測,先在野外採樣,再拿到實驗室進行分析,最後形成目前湖區動態資源的分析報告。”

每年不間斷,一個月裏至少有半個月在湖區採樣。9年來,鹽鹼地陪伴着張娟從大學畢業的小姑娘,成長為鹽湖集團最年輕的高級工程師,而她也見證了鹽湖開發從單一的鉀肥生產發展為鹽湖綜合利用體系。

“以前,滷水僅用來提鉀。如今,滷水通過太陽能分級蒸發,能產出氯化鈉、金屬鎂、碳酸鋰等多種產品。”張娟説,循環經濟使滷水得到充分利用。

鹽湖鉀肥廠區一角。(新華社記者藍翔2月25日攝)

在離湖區不遠的青海三元鉀肥有限公司的熔鹽車間裏,技術負責人陸逞贏正和同事一起檢查記錄儀器顯示屏上的數據。

“我們的工作就是調控和編程,生產過程中的每一個環節都要做到精準,這樣才能保證產出效率和產品質量。”陸逞贏説。

“我覺得鹽湖集團不僅會走在中國前列,更能領跑世界。”作為一名“鹽三代”,陸逞贏對企業的發展充滿信心。

柴達木盆地裏這些年輕的力量正接過老一輩的接力棒,用柴達木精神在廣袤的戈壁灘上繪就新的畫卷:察爾汗鹽湖的鉀肥年產量達到800萬噸,佔國內生產總量的85%以上。鉀鹽綜合利用率由最初的27%提升至80%以上,鉀肥消耗由完全依賴進口達到自給率50%以上。

初冬時節,察爾汗鹽湖風光旖旎,一艘工作船行駛在鹽湖內。(新華社記者張龍2020年11月27日攝)

柴達木的路網體系也在不斷完善,格庫鐵路、敦煌鐵路敦格段相繼通車,格成鐵路、G6京藏高速格拉段也正在規劃當中。待到公鐵路網完善之後,柴達木的區位價值將大大提高。

70年來,一代代奮鬥者們為了柴達木的發展,堅守着精神高地:艱苦創業、無私奉獻、勇於創新、團結奮鬥、科學務實。

他們把青春和人生獻給了雪域高原,獻給了祖國的“聚寶盆”,並在這裏樹立起一座座注入新時代內涵的精神豐碑。

文字記者:陳凱、王浡

視頻記者:王豔、藍翔

海報:卡婭梅朵

編輯:王薇、白佳麗、陳冬書

新華社國內部、新華社青海分社聯合出品